拜騰汽車宣布暫停中國區業務 暫停周期6個月

若安丶 · 2020-07-02 14:35:02 ·出行

昨日,拜騰汽車暫停在中國的業務,并在海外申請破產,此次暫停的周期為6個月。

昨日,拜騰汽車暫停在中國的業務,并在海外申請破產,此次暫停的周期為6個月。

在6月29日舉行的拜騰汽車中國區全體員工電話溝通會“All Hands Meeting”上,CEO戴雷表示,拜騰汽車在中國區留崗值守員工留下大約不到100人,生產和研發占50%,拜騰在北美和德國的辦公室則分別保留10余人。

拜騰的停擺令人唏噓,因其4年前誕生之時擁有強大的人才團隊、多家明星資本撐腰,曾被認為“未來可期”。就在1個多月前,拜騰汽車剛從一汽華利方面拿到生產資質,緊接著就被“催款”“欠薪”“斷電”等負面消息圍繞。

對于當前的困境和未來的安排,拜騰汽車方面回應《中國經營報》記者稱,新冠肺炎疫情給拜騰的融資和生產經營帶來了巨大挑戰。經過股東和管理層慎重考慮和共同商議,決定自7月1日起啟動全員降本以全力推進公司戰略重組的方案。同時公司高度重視欠薪問題,一直在積極籌措資金,以期盡快妥善解決該問題。

根據工信部2017年發布的規定,拜騰汽車若在拿到生產資質后12個月及以上未能進行產品生產,那么很可能會被列入特別公示名單。由此看來,留給拜騰的時間已不足10個月。

image.png

圖說:早在6月中旬,記者走訪時就發現,位于南京市棲霞區的拜騰工廠內各車間大門緊閉,僅剩三四名安保守門。攝影/劉媛媛

資金困局

如若C輪融資到位,此時的拜騰首款車型M-Byte SUV應該已經實現交付。遺憾的是,新冠肺炎疫情讓本就滑坡的汽車市場雪上加霜,C輪融資遲遲未能落地,疊加一汽華利的巨額“賬單”因素,拜騰汽車在苦苦支撐后跌倒。

公開資料顯示,拜騰汽車成立于2017年9月,自成立以來共進行了4輪融資,總金額約84億元。在融資方面,拜騰汽車起初還很順利,先是獲得南京國資、蘇寧投資的青睞,2018年又“傍”上了一汽集團和寧德時代,拜騰造車圓夢似乎不難。

然而,C輪融資卻一波三折。從2018年10月首次放出C輪融資消息到現在,拜騰汽車方面曾多次表示,正在進行C輪融資或融資即將結束,并且透露過融資規模為5億美元,參與的投資方包括一汽集團、南京市政府旗下產業投資基金、日本丸紅株式會社等,但“即將完成”的這筆融資始終未能到位。

為何會陷入如此困境?根據拜騰汽車方面的解釋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發生給公司的融資和生產經營帶來了巨大挑戰。

不過,汽車分析師任萬付認為,拜騰等造車新勢力融資難的問題非常普遍,主要原因除了疫情外,還有風口已過。如果沒有更出色的產品和營銷模式,后期很難繼續獲得資本青睞。

一位拜騰汽車前員工也向記者表示,拜騰在錯誤的時間成立,趕上了資本寒冬!叭绻茉绯闪⒁荒,就有可能活下來!

在資深汽車媒體人鐘師看來,拜騰汽車以戴雷為首的幾個外國創始人為主,雖然也有一些中方合作伙伴,但是融資能力顯然比更懂國內互聯網投資圈的本土創始人要差一些。

在得不到外界資金支持的情況下,拜騰汽車無奈開始了重組計劃。6月29日晚,在全體員工會議后,網上流傳的拜騰汽車員工內部郵件顯示,公司將在7月10日前向員工發放此前拖欠的3月工資,其余幾個月的欠薪將盡快分階段發放。對于從6月30日起主動提出離職、并在7月3日前辦完離職的員工,拜騰將全額支付其未付薪酬,但名額“有限”。

此舉被戴雷稱為公司戰略重組方案。然而在業內人士看來,此舉不僅有誘導離職的嫌疑,同時也是以員工薪資補充C輪融資的表現。

對此,拜騰汽車方面向記者表示,公司高度重視欠薪問題!叭涨,相關解決方案已向董事會匯報,我們正在和員工積極溝通具體安排,并會從7月起逐步安排發放未付薪資!

image.png

生死一線

拜騰汽車方面強調,在未來6個月推動項目重組期間,拜騰將安排部分核心骨干繼續維護公司基本運營,其余員工暫實行留職待崗方式。

這意味著,拜騰汽車還未放棄。不久前,有知情人士透露,寶能汽車正在對拜騰汽車展開投資盡調,盡調已進入中段流程。不過,對于這一“緋聞”,雙方均以“不知情”回應。

7月1日,另有媒體引述消息報道,國內自主品牌“領頭羊”吉利汽車有意收購陷入困境的拜騰汽車,并曾做實地考察,但尚未最終決定。

消息人士透露,今年初,吉利曾有意入股蔚來汽車,雙方幾近敲定了3億美元(約合23.4億港元)的投資金額。但此后蔚來落戶合肥市,吉利將目光轉向了陷入困境的拜騰,因其有自建工廠和整車生產資質,而在整車設計上,拜騰的量產車型M-Byte也曾在各大展會上引起注意。吉利意在借助拜騰汽車在新能源網聯汽車做全新部署。

不過隨后,吉利控股集團方面回應媒體稱:“不知道此事!

值得注意的是,接下來拜騰汽車還要解決巨額欠款和南京工廠有可能被列入特別公示名單的問題。

根據工信部于5月22日《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第333批)擬發布的新增車輛生產企業準入信息清單的公示中,拜騰接棒一汽華利,拿下生產資質。拿到生產資質后僅10天,一汽夏利便前來討要“資質費”,要求拜騰汽車在2020年6月30日前支付2.35億元,在2020年10月31日前支付2.35億元欠款,合計4.7億元。

根據媒體報道,截至7月1日,一汽夏利方面稱,并未收到拜騰的首期還款。而拜騰汽車方面也未能公布其還款進度。

另外,工信部2017年1月17日發布的《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及產品準入管理規定》第二十三條明確指出:“對于停止生產新能源汽車產品12個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工業和信息化部予以特別公示!

公開資料顯示,今年5月,國內只有蔚來、理想、小鵬等8家造車新勢力有新車賣出。目前距離拜騰被列入特別公示名單的時間不足10個月。

在中國人民大學助理教授王鵬看來,拜騰汽車現在面臨著資金鏈斷裂和產業鏈斷裂的困境,同時也沒有很好的商品面向市場。即使推出了產品,它未來的服務和維修可能都是問題。最后能否盈利也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自媒體,不代表摩登4平臺的觀點和立場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精彩推薦
pk10直播开奖赛车链接